“那一年我二十一岁,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,我有好多奢望。我想爱,想吃,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。”

 

为什么我们急着成长?

Alf Li:

20岁,迷茫又着急,想要房子,想要车子,想要旅行,想要一个对象。那么年轻,却渴望一览整个世界,那么浮躁,却想要看透整个生活。




我们不断的催促自己成长,相信自己强大起来之后,整个世界会为自己让路,我们一次次吹响前进的号角,相信只要足够努力,一定会无往不利。然而,我们有时却沉不下心来安安静静的思考,有时却无法读完一篇文章,有时却在出发不远处休息。




可能有点浑浑噩噩,可能有点迷迷茫茫,但是我们不都活着好好的吗?


这不禁让人反思,成长真的有你想象中那样迫切吗?




人们呀,很容易放大眼前的成就或苦难,人们呀,很容易愁肠百结看不穿 障目的那一叶,人们呀,很容易想征服世界 却发现手中没有宝剑 只有那吃粥的调羹。我们不自量力,我们好大喜功,我们急于求成。可是,我们不知道,为什么? 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的我?为什么我那么急迫到鸡婆一般追求所谓的“成长”?




心理学家埃里克森(Erikson)曾经提出过一个人生八阶段理论,每一个阶段有一个核心任务,当我们完成了这个任务就在做人上“成功”了,姑且当他说的是对的吧。在12-18岁的这一阶段,青春期,任务是了解“我是谁?”,“我能做些什么?”


似乎,在这个年纪,我们根本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些问题。那时,我们上了初中,读了高中。那时升高中,升大学的考试压力,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。我们在上课,我们在刷题,我们在上补习班,在上一些根本没有兴趣的兴趣班,为了能弄一个 特长生 的资格,能加分。


那时,那个我们开始早恋,或者不敢早恋的年纪。一个中学生,一毛孩,在夜里,独自登高望远,在看星星,或者数着街灯,抑或佯装惆怅,幻想着以后可以做些什么。我们肯定干过这样的事情,但是那时,大家都觉得,幻想不是一件“正经事”,去思考人生不是一件“正经事”。那时候的“正经事”是好好读书,那时候的“正经事”考一间好的高中,之后升一间好的大学......


是谁,告诉我们思考人生不是一件“正经事”的?


是老师?是父母?是兄长?是朋友?


似乎,他们,都没有读过埃里克森。


或者他们读过?但是没有相信,也不敢相信。告诉我们什么是“正经事”的人都是“聪明人”,他们了解这个社会,他们走过的桥,比我们走过的路还多,他们深谙体制,社会,甚至这个世界,全部都还没温柔到,能够让一个毛孩,尝试着飞翔,摔倒,再爬起来。




然后,我们不知不觉到了大学,一个相对“宽松”的环境。我们有了属于自己的4年,我们已过18,我们已经过了青春期,我们开始觉得要恋爱了......


埃里克森给了我们6年,给了我们6年的时间去想,“我是谁?” “我能干什么?”可是大学只给了我们4年,这4年,我们还需要处理点别的,例如拍拖,例如学业,例如社团等。


然后,就要找工作了,然后父母就要老了,我们就要结婚,或者不敢不结婚了。再然后,这辈子就要到开始没有奔头了。




你说,当初的愿望实现了吗?你说,事到如今只好祭奠吗?你说,我们能不急着成长吗?




张爱玲一句“出名要趁早”,不知惊吓到了多少人,不知多少20出头的人。


他们,在剥离掉一切外界赋予他们的定位,隔离开一切父母长辈的左右,忘掉一切名流、出版物、大众媒体所灌输过的价值观之后。那个躯壳之内,哄哄荡荡,嗡嗡作响的他是谁? 


不知道......


什么都不知道。




那为什么我们还急着成长呢?


因为要成为名人?还要成为富人?还是要征服世界?


什么都不知道。


我们到底在急什么?


真的,不知道,在急什么。




不过,这一切,不都还好好的吗?


我们还有好多奢望,我们还想爱,我们还想吃,甚至还想变成天上的云,对吧。


我们还好好的呢,我们四肢健全,我们年富力强,我们还有想法,甚至我们还有时间,哪怕一天只有那一秒。




不知道自己是谁,不也挺好的吗?


这不是意味着,我们还有着近乎无限的可能性嘛。


这不意味着,过去的一切,其实还不太糟糕嘛。




那么我们为什么还急着成长?


罗马都不是一天建成的。所有的成长,不都和中药或高汤一样,一个时辰,一个时辰的熬出来的嘛。

评论
热度(28)
  1. 夜语轻落、Alf Li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光影流年Alf Li 转载了此文字
Top

© 夜语轻落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