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那一年我二十一岁,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,我有好多奢望。我想爱,想吃,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。”

 

【时间管理法】纪元:碎片化时代,如何用最少的时间解决最难的问题?

懒人读书:一天一页书:





纪 元



让自律者自由!




纪元,毕业于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。


早起的鸟儿社群发起人,水果捞学习会创始人,享学社创始人;


9年教育培训,8年时间管理实践,优化过超过25000张时间表,平均为每人每周节省了13.7小时。







     


《哪有没时间这回事》



碎片化时代的几个必备效率原则






1.承认你无法拒绝手机,但可以让手机成为时间管理的利器;


2.承认你已很难拥有大段独立时间,但要学会随时重新进入被打断的任务;


3.习惯信息过量的事实,建立信息缓冲区,逐渐化为己用;


4.习惯计划被杂事打乱的现状,但要学会优化时间的技能。


5.承认你已无法专注,学会跟时间一起,把任务切得更碎,并快速切换;


6.最难的难题往往不需要花最多的时间。别给自己找借口拖延了,立刻做才最有效。




碎片化专注




用最少的时间解决最难的问题








金庸武侠小说《天龙八部》里的段誉,喜欢茶花,精通围棋,钻研易理,对任何东西只要是迷上了,就能痴痴地迷很久,因此爹娘把他的小名取为“痴儿”。段誉专注的是自己喜欢的事情,但是对于自己反感的武功,他是没半点心思去学的,要不是为了“神仙姐姐”,他才不会运用各种策略来让自己专注于武功上呢。这时,专注不是目的,是手段。




这篇文章帮你解决执行时的专注问题。诚然,当一个人喜欢做某件事就会很容易专注,但是当我们咨询别人如何提高专注力时,我们问的并不是喜欢的事情,而是那些“dirty work”。我们没段誉那么幸运,可以有条件自由地发展爱好,每天我们在工作和生活中面对的都是些苦活儿。所以,接下来我们谈苦活儿,谈如何运用一些专注的策略来完成苦活儿,我们绝对不谈“你要喜欢你的工作”!




苦活儿里,有一部分是不需要我们耗费专注力的。打通电话、做个家务、买点东西,这些事情没那么困难,我们也做过很多遍,而且过程和结果都很确定。只有那些具有创造性的工作,才会让我们意识到自己是不是专注的,工作报告、PPT、方案、标书、合同、设计、代码……每个都需要你大量的思考,把原本很模糊的东西变成最终的一个个字符,这时候专注的问题就来了。




就在写上面这段文字时,我就已经起立两次,吃了一个苹果,喝了一杯水。









Tips

总刷微信怎么办:微信是有免打扰功能的,你可以关掉消息提醒,也可以把手机上的微信图标隐藏起来。这些方式可以降低你使用微信的频率,但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。对于这种消除类的习惯,仅仅通过提高其发生的门槛是不够的,我们需要找到一个正向的事情。刷微信也是一样的,需要找到一件事情来代替它。











有效思考要把想法变成动作







虽然我们谈的是执行时的专注问题,但专注并不完全是靠执行时的策略实现的,有一大部分是在计划阶段就奠定了基础。做任务计划时,对任务过程的有效思考对于促进专注非常重要。这有点像游戏,人玩游戏是很容易投入的,为什么?有目标,有规则,还有即时的正反馈。比如愤怒的小鸟,目标是把猪头都撞下去,规则是用小鸟自己的身体弹射,每次弹出去你都能立刻看到结果,这些都促使你在确定的游戏框架内乐此不疲。任务虽然不是游戏,但相对确定的目标和过程依然是投入的重要保证。




铺垫得差不多了,我们可以一起专注于执行时的专注问题了。到底怎么才算是专注呢?是坐在电脑前面一动不动吗?我在公司里见过不少这样的家伙,一上午屁股都不抬一下,但他们往往是工作效率最低的,谁知道他们坐在那儿时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呢?我们现在面对的都是知识性工作了,和我写文章类似,如果只是单纯地录入几千字,那么按每分钟敲一百字算,也就几十分钟的事儿,但这类工作的重点不在“录入”这种体力活儿上,而是在于整体与局部的构思,完全是在大脑中进行的。所以,专注应该是指大脑中的思考过程没有被割断。









消除掉工作环境中的刺激碎片









抱歉,我刚才又起立了,去接电话。其实我已经把手机放在远处的桌子上了,但要检讨的是手机没有调成静音。刚才那通电话让我的大脑中断了思考,回过神儿来需要好一会儿,不过现在我已经进入状态了,可以揪出使我们分心的头号罪魁——环境刺激。一聊专注问题,很多人就会聊起古人如何心无杂念地做学问,然后自惭形秽一番,好像“进化论”应该改成“退化论”似的。那是时代变了,古人哪儿有手机,哪儿来那么多刺激。现在我写文章的屋子里有好多好吃的,有水可以喝,有沙发可以坐,有床可以躺,有电视可以看,电脑和手机里的各种软件应用都憋着一股劲儿争相吸引我的眼球。我自己已经在这样的环境下浸泡数年之久,早就被训练得注意力涣散了,这是多么艰苦的创作环境呀,把曹雪芹扔到现代估计就没有《红楼梦》问世了。




这些都是环境中的刺激碎片,它们刺激着我们的感官,让我们的心放不下。若你想专注,就得把这些碎片一一揪出来,干掉。手机要放远,吸取我的教训要无声;电脑不要开可能让你遭到骚扰的软件,无关的图标尽量藏起来;零食不要放在眼前;办公桌要整齐。总之要眼里静,耳里清,心里宁。







用纸笔思考









再告诉你一个重要技巧,我自己构思这篇文章的时候,根本不是对着电脑,而是用纸笔。我面对的是一个可以让我任意发挥,但却不会给我任何额外刺激的工具,这是最适合思考的工具!我先把我关于这篇文章想到的一些点随意地写出来,之后再把其中发现的条理串联起来,最后列出这篇文章的提纲。来看看我本子上的提纲吧。






大部分时候都是我们主动分心








其实,环境中的碎片刺激是很好消除的,而且也很容易奏效,有时一个动作就够,比如手机扣着放和正着放就很不同。还有一个让我们注意力涣散的因素,我称之为思维阻力,也就是在我们做知识性工作时思考过程中遇到的困难,它是不可避免的。人碰到困难时就会焦虑,知难而上那是大道理,人本能上都是倾向于逃避困难的,并且会自动地以最低成本且不自责的方式——想点别的来缓解焦虑。




我正在写这篇文章,哎呀,不知道该怎么写好了,遇到困难了……嗯,中午吃点什么呢?……




一旦我选择跟着思维跑,开始去琢磨中午吃什么的问题时,我的专注状态就被中断了。想要应对这种思维阻力造成的注意力涣散,就需要我说的碎片化专注,其中有两个关键词——“两个自己”“放空”。




要想让自己专注,首先得意识到自己走神了,这就好像有两个自己,一个是在执行任务,而另一个是在扮演监督者,监督自己的任务执行情况。调节执行者的状态,最重要的是监督者要能发现执行者走神了,而且越快发现越好。我要是真的已经开始去准备午餐,那就肯定不会回来接着写了。




一旦意识到自己要走神,你应当立刻跳出当前的状态去干点别的,这就是我所说的放空,也是我为什么在写这篇文章的过程中多次起立做其他事情的原因。




当碰到困难时,如果你能激流勇进控制自己保持专注,那自然最好,我也不需要帮助你什么,但专注力这东西是种有限的资源,你无法一直用它来逼迫自己专注。常在河边走,总会有无力对付困难的时候,这时强迫是没用的,自责更会消耗你的能量,放空是最好的选择。说是去干点别的,可并非什么事情都适合做,既然走神了,第一步是要停止走神,这时做一些不太需要投入思考的事情比较适合。我自己会起来溜达溜达,吃点东西,喝杯水,干一些简单的活儿(比如收拾桌子、擦地),其间我的大脑处于“放空”状态,并且我的监督者在一点点地把我拉回到刚才的问题上,重新聚焦于对于困难的思考。慢慢地,解决方案浮现出来,文字在我脑袋里一点点形成,一旦我觉得可以了,就仪式性地坐回到电脑前开始敲字,直到下次走神。




在写文章的过程中,我想过午饭吃什么,想过孩子在幼儿园好不好,想过看看淘宝上我买的东西发没发货,想过看部电影玩会儿游戏,想过看看手机微信,想过查查邮件,想过浴室里的一个架子掉了得怎么安装……注意,这都是我走神时想的,但我没去做。这些事情都是会占用我认知资源的,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不可能再去想文章应该怎么写,同时我也不是“放空”的状态,




这是彻底中断了。还记得靠碎片清单和它们“打太极”吗?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就立刻丢进碎片清单里,然后回来继续专注工作。




所以碎片化专注应该是这样子的:专注、放空,专注、放空,专注、放空……人总是会累的,最后会累到连放空也不想,更别提继续专注了,这时候就需要休息。




熟悉番茄工作法的朋友一定已经看出一些端倪了。番茄工作法讲的是用25分钟的时间专心做事,不干别的,然后用5分钟休息,之后再用25分钟工作,再休息5分钟,如此循环4次后休息半小时。番茄工作法是很有效的,但流于形式,规则太机械了,按我的话说就是有些“反人性”,不应该用“时间”长度来框死专注和放松的时间。如果我写了25分钟正写得带劲呢,番茄钟吵我一下,硬要我起来休息,那将是多大的灾难呀!不过,毕竟在大脑里培养起一个合格的监督者并不容易,不是所有人都能及时地意识到自己走神了,并且有能力放空自己不跑偏,还能把自己拉回来重新专注。




所以,番茄工作法可以被看作是给了一种最基础的训练自己的方式,用来训练自己的自我把控意识,但你可千万不要依赖它。培养意识是目的,番茄工作法充其量只是一种最开始起步的手段而已。




如果番茄工作法是一种很基础的训练专注的手段,那么有没有更好的方式呢?这个答案是我在最近一年才得到的,那就是禅修或冥想。我身边的一些朋友推荐我去尝试,我自己修行不够,还没什么进境,但理论上我已经接受了这个方式。禅修或冥想在练习时都会强调一个“观察者”的角色,对自己思维中流淌的想法不控制、不评判,通过呼吸等方式引导自己的注意力集中于一点。它的原理和我说的专注、放空的循环很接近,由于个人在这方面资质很浅,就不展开去介绍它们了,感兴趣的读者可以找专门的课程或书籍去学习。




好了,方法给出了,任重道远,我实在不想老生常谈,但我也实在没办法帮你跳过练习的过程,让你现在立刻就掌握碎片化专注的技巧。唯有正确的练习,才能修成正确的果。加油!





告别专注,学会在不同任务中切换






前面确实写了结语,但那个结语所结束的是上一个时代,一个人们渴望大块时间、渴望专注、渴望事情单一明确的时代。我们正在迎来新的时代,知识性工作者的“切换力”更为重要。我相信,现在已无须专注于某一件事情数小时,这个过程中如果大脑突然想去完成别的任务,请你立刻切换过去把它搞定,有效的大脑是切换和执行更为迅捷的大脑。



专注仍然是成就很多事情的基础,但不该成为我们拧巴的原因。我们的大脑也许天生就是碎片化的,不断开小差、不断冒点子的,而我们又恰巧处在这个碎片化的时代,与其谈论如何在这个时代拧巴着专注,不如想想如何让自己的思考更为碎片化。


评论
热度(14)
  1. 与卿言说懒人读书:一天一页书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夜语轻落、懒人读书:一天一页书 转载了此文字
Top

© 夜语轻落、 | Powered by LOFTER